中文 | EN

ca88手机版登录网页

企业员工作品选登:悲欢人生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09-03-24 阅览数:3424 次

   “喂,人哪?都没有人吗?”庄斌使劲用拐棍捣着走廊地板吼叫。

   “老人家慢点,您找谁?”办公室小陈跑出门,见来了一位老人,连忙上去搀扶着。

   “你们头子都到哪去了?”

   “部长们在楼上开会,您先坐会儿。”

   “我打几遍电话了,要个车子就这么难么?”

   “那我来喊大家主任。”小陈猜出这位可能是部里的老干部。

 

   庄斌,原宣传部顾问,十四级干部,离休后享受十三级高干待遇。部里知点底儿的老同志们表面上都庄老长庄老短的,其实并不拿他持重。

 

   文革初期,时任市立医院院长的庄斌被揪作走资派批斗,平日里得罪过的人们都乘机出来泄私仇报私恨。最严重的一次,是混乱中一个老农拎块半截砖结结实实地砸在庄斌的脑门上,顿时血流如注,留下终身疤痕。庄斌当即被抬去包扎,批斗会自然也开不下去了。哪来这么大的仇恨呢?被群众团团围住的老农一时间也傻了眼儿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最后被带到医院造反司令部。

 

   “不要怕,有苦诉苦,有冤申冤,革命造反派为你作主!”有人递上一颗香烟。在屋里人少的情况下,老农慢慢的镇定了一些。

   “我杀人,我抵命!”老农憋出了一句话。

   “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是狗院长!”

   “他怎么害你了?”

   “他……”老农唔地一下哭了。

 

   原来老农的女儿早年考上城里的护士学校,在医院实习,被庄院长叫到办公室谈话时给糟蹋了,毕业分配还不准留在城市,老农曾经找过医院理论,却遭到庄院长当面威胁,还派人把他轰了出去。医院的人听了后心里都清楚,他庄斌作的这种孽多了,何止这一个老农的女儿!只不过这个老农家离市里近,比较方便进城罢了,不然他还不知道要挨多少砖头呢。

 

   几天后,庄斌头裹绷带戴着高帽,挂着走资派的牌子,再次被押上台批斗,群情激愤,推推搡搡,他的夫人韩梅再也无法忍受了,一下冲上台去用身体保护自己的丈夫,大喊“不准打人!他受伤了!”很快被一只大手拉开——

   “韩梅,你也太猖狂了,看看今天是谁的天下!”

 

   顺着那只挥向台下群众的手,韩梅泪眼汪汪地看到不远处的大字报栏上一幅木刻人像,手里举着毛主席语录本,戴着军帽,一副眼镜,胖垂着两腮,太熟悉了,她感到左肩被抓得火辣辣的疼痛,呐呐地说“江青的天下?”

“你说什么?”那只大手又是使劲一揪,韩梅一下疼痛难忍,拼尽全力声嘶力竭地嚎叫一声:

“江青的天下不是人——”然后只觉得重重地挨了一下,便不省人事了……

 

   光天化日之下公开辱骂中央文革首长,构成现行反革命罪,而且是全市文革以来最严重的反革命事件,内定死刑,上报省里。省公安厅派来两名干警复审,认定韩梅患有精神分裂症,建议死刑暂缓实行,保下了她一条命。

 

   关进监狱的韩梅一无所有,后来的枕头、被褥、脸盆等用具都是狱友们出狱时留给她的,因为她肯定要在这里度完终生了。

 

   揪斗走资派的浪潮过去以后,造反派为了夺权闹成了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开始了旷日持久的武斗时期。庄斌作为靠边站的走资派,倒得以一度赋闲,在家养养金鱼养养花。他也不知道韩梅的下落,也不敢打听,只是夜夜孤眠,成了他最为苦楚的折磨。韩梅绝对是永远不得翻身的反革命分子了,对她绝不能再抱任何幻想。可是还有大半辈子要过呀,就这么独守终生?唉,也不知道这学问大革命啥时候才能结束!

 

   在交流养花养鱼过程中,庄斌邂逅了区学问站青年女干部方玲,把庄斌那个眼馋的,四十出头的人了弄得连连梦遗。后来打听到方玲年过二五,尚无对象,父母正为此着急万分。便以半个长辈的姿态加以百般呵护,又凭借自己丰富的生活阅历给她谈天说海,一来二往地博得了方玲的好感、崇敬和同情。终于有一天庄斌把方玲诓到家中内室,重演了他一生中不知演出过多少次的旧剧。

 

   鸳梦不长,两派大联合后各级政府、单位相继成立了革命委员会,清理阶级队伍开始了,庄斌被关进“牛棚”,每天集体向毛主席请罪,写交代,罚处体力劳动,改造思想。

 

   为了朝思暮想的方玲,庄斌迈出了极端革命性的两大步。第一步是坚决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把三个未成年的孩子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当时他最小的女儿才十三岁。第二步是在书写了厚厚一大垛揭发韩梅反革命罪行材料的基础上,坚定不移地向上级组织和革命派提出要求,与韩梅这个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离婚,彻底划清界线!

 

   庄斌被带到监狱一间小会议室,不多一会儿韩梅就被狱警押解进来。庄斌忽地站起身,韩梅,他差点喊出声,这个跟他生活了二十年美丽而端庄的妻子,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憔悴?但这只是几秒钟的闪念,经历过革命战争和历次政治运动尤其是学问大革命严峻斗争考验的庄斌,马上板起面孔,从口袋中掏出早已起草好又修改无数遍的“离婚宣言书”,冲着韩梅,啪地一声置在桌上。

 

   韩梅被押来之前未得到任何消息,毫无思想准备地忽然站在了时刻牵肠挂肚的丈夫面前,眼睛一下睁得老大,两年一个月零七天没见了,老庄还是穿着那件她找裁缝做的藏青色卡其布中山装,已经洗得有些发白了,但是老庄精神很好,身体也好,站得笔直,他能来看我,说明外面已经没事了吧,噩梦过去了?她从嗓眼里“啊”了一声,便上前抓住老庄哭了起来。

“反革命别碰我!”庄斌用力一甩胳膊,韩梅一个踉跄被狱警扶住。

“你?”

“反革命分子韩梅你听着,我现在宣读‘离婚宣言’!”

“离婚?”

“我庄斌从参加革命那一天起,就把一生交给了党的革命事业……反革命分子韩梅隐藏在我身边二十年,终于在史无前例的学问大革命中跳了出来……我政治觉悟不高,阶级斗争的弦绷得不紧,被这个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韩梅蒙蔽了二十年……我坚决与反革命分子韩梅离婚,彻底划清阶级界线,坚定不移地站到……”

 

   韩梅目光呆滞,断断续续地似乎在听,但是思想又不由自主地游离到那战火纷飞的年代里。她在解放区学校里读完初中,支前,参军,干过护理,又调入文艺宣传队。阳光的出生,阳光的年龄,只要韩梅走到哪,哪里就是一片阳光。部队有不少人托人地前来提过亲,有大家崇敬的战斗英雄,有学识很高的文职干部,还有资历很老的部队首长。可是她却遇上了庄斌。

 

   庄斌毕业于南京护理学校,随国名党起义部队加入了解放军,由于思想进步,技术较好,很快入了党,并任了部队卫生队队长。那时候南征北战,医疗条件差,庄斌也就边学边干地从护理转成了医生。天赐良机的那一天,一个庄斌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姑娘被送来就医,文艺队的,叫韩梅,高烧不止,神志模糊,当听诊器移动在她胸前的时候,庄斌浑身绷得很紧,不停地有些颤抖,手也有意无意地在那里碰来碰去,然后慌慌张张地开了个“马上收治住院”的医嘱。

 

   之后的几天,庄斌满腔热血地医治韩梅,好像韩梅胸前有音乐似的,他不时地用听诊器去划拉,每每都把韩梅划拉得满脸羞红。终于有一天夜晚,他把韩梅叫到值班室检查病情,注射了一针……等韩梅苏醒过来,只见庄队长跪在地上,生米煮成熟饭了……他打自己的嘴巴,他要向组织上交代,他磕头求她救救他……

 

   韩梅迅速离开医院归队了,彻底失去了阳光。告他,那他一辈子就完了,弄不好会枪毙呢?才犹豫不到一天时间,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抽调三名文艺队员马上到卫生队报到,其中包括她韩梅,真是冤家路窄!

 

   一次敌机轰炸,庄斌奋不顾身掩护韩梅,头部负了重伤,六天昏迷不醒。醒来后,不顾一切地找到韩梅,苦苦求婚,表示痛改前非!之后又找来韩梅原来的老首长做媒。韩梅无助地哭了一夜,认了……

 

   解放后,他带韩梅进城,在同一家接管医院工作,忙忙碌碌一年多后两人结婚,几年之间生了一儿两女。庄斌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事情,韩梅也有所听闻,但是跟他工作勤奋,能力强、水平高,还有家务活照干这些比较起来,那点个老毛病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看人看主流嘛。当然韩梅并不相信他倚官仗势糟蹋卫校实习女生的传言,问过几次,他都对天发誓。

 

   现在,站在面前的革命者丈夫,要和自己这个反革命分子离婚,他是真的?还是被逼的?他肯定是为了孩子——孩子们不能为了我背一辈子黑锅啊!

“按上你的手印吧!”庄斌厉声喝道。韩梅泪眼模糊,怔怔地看着桌上的那张写满熟悉字迹的信签纸说不出话来。

“你不按,我可要采取革命行动了!”说着庄斌猛地抓起韩梅的手指在印尼上抹了一下,然后重重地按了下去。韩梅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任其完成了这一系列革命行动。

 

   庄斌收好那张已经处理完备的“离婚宣言书”正要离开,韩梅突然仆跪在地抱住他一条腿,痛哭地央求:

“你要照顾好孩子……”

庄斌挣脱腿来一脚把韩梅踹倒在地,头也不回,扬长而去。狱警拉起瘫软如泥的韩梅押回牢房。

 

   庄斌的两大步革命行动,取得了两个方面的巨大胜利——

在单位取得了上级组织和革命派的信任,作为第一批被解放的干部,结合到新政权中,官复原职,只是不叫院长而叫医院革命委员会主任了。

在家里彻底清理了反革命老婆和三个累赘的孩子,又是光杆一条,可以畅畅快快地和方玲共度良宵了!

 

   转眼又过去十年,韩梅的案子平反了。政工部门的同志奉命去监狱接她,都是老同志,一见面韩梅就问:“庄斌呢?”大家一边说着别的敷衍她,一边帮她收拾东西,办出狱手续,谁也无法回答她的问题。当看到韩梅的枕头上、被褥上到处都绣着庄斌的名字、绣着交合的两颗红心时,在场的没有人能够忍住眼泪的……

 

   他们把韩梅接到原来的住处,编织了事先准备好的关于庄斌调往外地工作、孩子们都在外地工作了的弥天大谎先安抚了她……

 

   当时的庄斌已经调任市委宣传部任副部长,和方玲结婚后搬进了新居,又生了两个儿子,大的已经快小学毕业了……

 

(刘润华供稿)

Copyright ? 2012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ca88手机版登录网页 皖ICP备05005184 技术支撑: 东方电子
关于大家 | www.dongbei731.com | 法律声明 | 企业邮箱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