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

ca88手机版登录网页

从遥远的非洲归来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07-11-12 阅览数:3671 次
 

接种完疫苗,带上抗疟疾药盒,加上自己准备的常备药和清凉油,以及黄健翔的自传《像男人那样去战斗》,我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乌干达、马拉维和坦桑尼亚的征途。

非洲,非洲,非常大的洲。或许是自己的名字中也有一个“非”字的缘故,我对非洲的感觉除了神秘和好奇之外,还多少有一些亲切感。

第一站是乌干达。

经过20个小时的长途飞行,阿联酋航空的AIRBUS 340终于飞到了恩德培机场的上空,EMIRATES的空姐开始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准备降落。我合上书,从飞机上往下看,嗬,好一片郁郁葱葱,非洲最大的淡水湖——LAKE VICTORIA的湖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剔透,这和我想象中的非洲大陆大相径庭,事后才知乌干达是非洲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

随着飞行员一个漂亮的接地动作,飞机稳稳的停在跑道上。我闭上眼睛,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给自己鼓劲道:“我,来了!”

走下飞机进入安检大厅,等待我的是6个移民局的黑人,每人手上都牵了条狼狗,我敢打赌,每一条狼狗站起来都比我高。所有乘客都被要求将手提行李放在地上由狼狗来检查,狼狗在我的身边嗅来嗅去,恶心的让人差点都要吐出来。好不容易提到托运的行李,接下来该过海关行李安检了。我是一边吹着“鬼子进村”的口哨给自己壮胆,一边拖着我的两个大箱子,若无其事的走向无申报通道。突然,一个黑人从斜刺里杀到我面前,对我喊到:“FREEZE!你的,箱子里的,是什么的干活?”,我沉着的回答到“衣服”。目光短暂对视之后才发现我比他整整高出1个头,也许这点让他有点心理压力,对我挥了挥手放我过去了,这是我第1次意识到个子高还有这样的好处,真的是有惊无险。

客人接到我后,驱车前往首都KAMPALA,从ENTEBBE机场到KAMPALA的距离大约45KM,请允许我先批评一下道路吧,到处都坑坑洼洼,生活在这里的老黑似乎也不在意,因为路上跑的基本上都是二手越野,这里的汽车审美观和国内不大一样,人人都喜欢开大车,体积越大越好,连路上找茬的警察都不拦你。坐在车里,窗外引起了我的注意,这里的女人脑袋上顶东东的能力超强,不用手扶东西也不会掉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我住的酒店,FANGFANG HOTEL,看名字就知道是中国人开的,更难以置信的是老板娘是合肥人,在佰景湾和世纪花园各有一套房子,据她自己说开店20年来我是住进来的第1个合肥人,用合肥话打个招呼,聊了两句,老板娘给我的房费打了个8折,看来这年头多会一门语言是很重要的,真的是“会说合肥话,走到非洲也不怕。”

在客人的带领下,我到市场上看了看,发现这里的品种还是比较单一的,凡是老黑认准看上的东西,他们会坚定不移地买上个20年,30年。由于收入低的原因,这里的消费者一般不愿意尝试新的东西,因此,新产品在这里推销的话,除了要有竞争力的价格和品质外,业务员还得多一份耐心和不怕挫折的勇气。自己的感觉是在这里,老黑对价格非常敏感,首先是价格,在价格的基础上再谈其他的东西。我和客人驱车来到JINJA市,这里有著名的尼罗河的源头,在维多利亚湖上的一条游船上,开始了关于定单的第1次交锋。我很喜欢这个地方,尼罗河是非洲大陆的血管,因此,征服非洲先从征服尼罗河开始。

客人首先很绅士的对我以前的工作和配合表示了感谢,随后开始大倒苦水,什么中国人在家门口开商店啦,别人的价格更好啦,香港人给他放帐啦。一连串的啦之后终于抛出了手中的底牌,要求下一年的定单保持原价不变,说我要是不同意晚上就准备在船上过夜吧,还吓唬我维多利亚湖里有吃人的水怪。听完他的故事,我开始说明涨价的理由,我相信其他出口商也一定会说一样的话,最后笑眯眯的告诉他,他的最后一招中国两千年前有一个叫刘琦的公子就对诸葛亮用过,跟老外翻译三国里“上楼去梯”的故事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我相信直到今天他可能还弄不大明白,但是客人很吃惊为什么刘琦听了诸葛亮的话后很快就死了呢?我开玩笑道:“那是因为他不肯涨价。”客人听了后也笑了起来,价格确认后讨论发货等技术性问题让宾主间的气氛轻松了许多。概括起来,乌干达之行很成功,既了解了客人,又了解了市场,但总体说来乌市场较小,发展空间不大。

离开了乌干达就是马拉维了。 

马拉维是我非洲之行中让我最担心的一站,因为这里没有大使馆,一旦遇到意外,除了客人外,就只能靠自己了。

   见到客人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诉苦,可能是我诚恳的态度打动了客人,他非常理解我的苦衷,并且表示会和我一起催促船企业尽快转运,从两头给船企业施加压力,因为他自己现在也陷入了无货可卖的地步。另一大收获就是在这里见证了客人的实力,街上除了拥有78家商店外,还有2间很大的仓库和一家制鞋工厂,并且高薪聘请了2个福州人给他干活。客人对我的涨价计划表示了理解并基本接受,约好其他出货细节在他来华的时候再谈。

从马拉维机场出境的时候我再次见证了这里对外汇的严格管制。安检黑乎乎的双手从头一直摸到脚,搜查你每一处可能藏外币的地方。客人付了数目不菲的小费给安检,才使得我成为整架飞机上唯一一个行李没有被打开搜查的人。

最后一站来到了坦桑尼亚。

坦桑是此次出访的最重要一站,也是一块最重要,最具魅力的市场。套用田中奏折来形容一下:“欲征服世界,必先取非洲;欲征服非洲,必先取坦桑”。不光是因为坦桑有4千万人口,本国市场巨大,更重要的是坦桑自古就是进入中非市场的大门。在达累斯萨拉姆,到中部非洲,如布隆迪,卢旺达,赞比亚,刚果金等国家的转口贸易非常发达。客人在机场接到我后,我结结巴巴地用突击了半个月的斯瓦希里语跟客人打了个招呼“JAMBORAFIKI”(HELLOFRIEND),想给客人一个惊喜;万万没想到客人竟然用熟练的中文问候我道:“哥们,辛苦了!”看来,客人也没闲着。这一句简单的对白让我意识到达累斯萨拉姆不会风平浪静。

来非洲之前,针对坦桑市场,我精心准备了一份详细的计划,这份计划是在综合考虑了价格,产品,汇率,货币选择,原材料上涨等诸多因素后写成的,应该说是一份很合理,很诱人的方案,连客人自己在看后都很满意,当然方案的核心还是涨价。客人也同意适当涨一点,但是远远达不到我的要求。

遗憾的是,客人最终还是决定过完年后到中国来的时候再谈,并且和我打起了心理战,说什么99%的可能定单还是给你,但要等看完其他工厂后再说。我有些泄气,在我看来,不能带着定单回家,没有完成预期的目标就是失败,彻头彻尾的失败。

当晚,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酒店阳台上,看着满天的星星,听着三十米外印度洋海浪拍岸的波涛声,想起总裁期待的目光,想到一个26岁的男人不远万里来到非洲,肩膀上承担了太多的压力,太重的负担时,真的好想大哭一场。可是哭又有什么用呢,星星不会帮我,总裁也看不见,客人更不会来安慰我,多给我涨点价,因为达累斯萨拉姆就像这个世界上的其他城市一样,见证了太多的兴衰成败,无数的人在这里发财,在这里追梦;也有无数的人在这里破产,在这里跳海。

非洲的夜生活是极其枯燥的,由于治安不好的原因,我晚上只能在房间呆着,基本上是出国3天后开始想家,5天后开始想念ALIC的一帮星际男,7天后开始想念企业食堂的饭菜……

历经半个月的“颠沛流离”之后,我,从遥远的非洲回来了。

(袁非供稿)

Copyright ? 2012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ca88手机版登录网页 皖ICP备05005184 技术支撑: 东方电子
关于大家 | www.dongbei731.com | 法律声明 | 企业邮箱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